这些年被央视追捧的医改模式 现在还过得好吗?

    【慧聪制药工业网】12月21日讯,最近央视新闻联播让风口浪尖上的三明医改模式再次走红。鼓吹支持者心潮澎湃:年薪制、药改、三保合一、全国将推广三明模式。反对者气愤不已,认为三明模式不可复制、现实是高资历医务人员流失、患者买不到药,等等。

    日光之下并无新事。这些讨论不由地让人想起了当年央视新闻捧红的各种医改模式,最典型的就是神木模式、安徽模式。当年,政府官员和专家借助媒体呼吁复制神木模式、安徽模式,央级主流媒体也都进行了跟踪报道,舆论形势汹涌,毫不亚于今天三明模式推广的架势。

    在谈这个严肃的问题前,让我们先来欣赏欣赏这些新闻段子:

    ――2010年3月11日,时任卫生部长的陈竺两会期间在央视经济半小时中称:神木县域里的所有人所有的居民,每个人筹资水平400元,一年运行下来的情况相当好,有因为他管理得很好!……现在神木模式我们1/5的县都可以做起来。百强县肯定都是可以做得到的!前三百到四百强的县,大概都做得起来。

    ――2010年2月,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:神木一年下来,每人免费的公费医疗花销是330元,全国都按照神木的标准实行免费公费医疗的话,4300亿就可以实现了。

    ――2010年12月19日CCTV《新闻联播》:医改后,药品零差价销售,卖药不挣钱了,为了保障基层卫生机构正常运转,安徽省财政拿出21亿元,承担起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设备采购和人员经费。医院所有收入和开销各自独立,全部纳入县级国库支付中心统一管理……医改后,基层卫生机构“以药养医”的利润没有了,通过完善财政补偿机制和绩效考核体系,安徽省基层卫生机构服务水平明显提高。

    ――2010年12月23日CCTV《新闻联播》:在医药行业里,有一支特殊的队伍医药代表。他们平日活跃在各家医院推销药品。安徽这次基本药物零差价改革,让推销这个职业彻底消失,医药产业的发展也出现了“恢复健康”的好兆头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的时候,你是不是想忍不住笑?这些被喊着推广的和复制的医改模式,现在的情况又怎么样呢?

    神木:全民医保使命完成后,免费医疗的说辞逐渐平淡

    “神木免费医疗”这一说法从2009年开始就红极一时,当时医改的主要任务是实现全民医保。太诱人了,免费!大伙儿都以为,那里的居民看病一分钱都不掏,但实际上并非如此。我们先来介绍一下神木医保制度的主要特点:

    (1)参加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居民,都属于保障范围。(2)筹资方面,职工和城乡居民都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(城镇职工医保详情不知),比如,城乡居民合作医疗每个人筹资100元,其中个人交纳10元,其余财政补贴。报销方面,无论是事业单位职工,还是企业职工,还是城乡居民,每个人可以得到门诊定额补贴100元。(3)住院起付线方面,乡镇医院为每人次200元(现在为100元),县级医院为每人次400元,县境外医院为每人次3000元。每人每年报销上限为30万元。神木在住院保障方面还是非常先进的,比如器官移植全部报销;核磁共振等检查,报销90%;慢病门诊治疗费用定额报销。(4)中日友好医院、302医院等县外医院也包含在了定点医院范围之内。(5)2010年的时候,神木县共有14家医院,除县医院外,其余13家皆为民营医院

    所以看到这里,大家就明白了,神木模式其实并不是免费医疗,而是建立起了一种保障水平较高的全民医疗保险制度。神木模式主要优点是:不分人群和职业,一律平等。高保障、低起付、高封顶,神木在报销理念上,其实是接近国际理念的,比如台湾是设置一个较高的封顶线,封顶线内享受最好的报销政策。多元化的医疗服务模式。

    神木模式的主要缺点是:首先,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,政府很难支撑这样的高保障模式。在财政方面,神木原本是不差钱的,它的主要产业是煤炭行业。但近年来,煤炭价格大跌,神木一度出现财政危机,《2013年神木县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分析》显示,神木上半年财政收入减少了31.6%。为了应对危机,神木一直在调整产业结构,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以及旅游业。2014年,神木财政总收入为178.8亿元,仅比2013年增加了0.93%,全年医疗卫生支出5.06亿元,却比2013年增加了4.2%。其次,无法确定神木高保障模式下是否存在医疗浪费的问题。2013年1~6月份,神木县医院人均住院费用3663.12元,住院报销比例达84.98%,药占比50.11%;乡镇卫生院住院费用为1152.97元,住院报销比例81.57%,药占比47.03%。

    神木优缺点很明显,可惜当时,,并没有人在意哪些理念可以推广,哪些做法可以推广,适合哪些地区推广。急功近利其实已经毁了这个探索带来的真正价值。直到现在,很多老百姓认为国家做了免费医疗的承诺却没有兑现。另外,大家对神木的印象,除了免费就只有免费了。所有人都盯着这个地方的财政收入,一旦严重下滑,免费医疗难以为继的批评就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目前,全民医保制度大框架已经搭起,医保覆盖已经不是最主要的矛盾,力推“免费医保”的官员已经升迁(你懂得),神木模式也就从此开始变得平淡了。全国改革面临的难题是:第一,如何提高保障水平,举个例子,政策范围内报销比例是75%,但实际能达到60%就很不错了。第二,医保如何精细化管理医院,降低医疗支出浪费。

    这时,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神木,大家还是会抓着“免费医疗”的小辫子不放。至于当时的这些舆论:神木免费医疗一定可以复制推广、神木模式是孤本、神木模式是乌托邦、神木模式财政难以为继……这些辩论完全忽略了经济、社会、文化等具体条件隔空论战,谁都想把谁一杆子打死,简直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啊!

    安徽:基本药物制度和收支两条线都在悄然变化

    安徽模式高举“公益性”大旗,力图要取消“以药养医”的模式,这也是2009年新一轮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。安徽模式,是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孙志刚的得意之作。2006年9月,孙志刚任职安徽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长、党组副书记。2010年12月,孙志刚担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国务院医改办主任。

    当初,安徽医改的逻辑主要是:

    第一,推行基本药物制度,所有基本药物实行零差率、按进价销售,基层医疗机构必须100%使用基本药物目录中的药品,当时药品仅有584种。

    第二,基层基本药物由安徽省统一网上集中招标采购,统一定价、统一配送。集中招标采购中,安徽执行双信封采购制度,虽然名义上关注药品质量,但实际操作中唯低价是取。

上一篇:沈阳今年投入31亿元推进医改  
下一篇:安徽医改拟5年内实现医保“三保合一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